sshamrockk

无语

和不讲道理的人争论,基本上是找死,甚至是生不如死。

真尼玛唯有泪千行。

好了,自警。

到了此刻,在下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谁来告诉在下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怎样我才可以从这场持续了几乎十年的噩梦里醒来

哪怕我自始至终都是无比清醒,谁可以叫醒我

或者说,天光什么时候才可以照进来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忽遇湖边隐君子,相携一笑慰余生

笑指楸枰长似梦,幽玄梦里度年华

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摆脱那些附骨的蛀虫

然后对他们说:滚开

然后我才能告诉谁:事情不是这样的

没有人知道我看着那双眼睛就在我眼前变化的时候有怎样的失足感,哪怕我清楚地知道,至少这件,错不在我

也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到底什么时候我才可以走出来,触摸久已不见的晨光

什么时候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每天走在路上,全是失足的坑

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下很冤屈的啊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给真正的始作俑者一个大耳刮子,对,大耳刮子

然而我怕脏了我的手